公司新聞位置導航:首頁(中)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正文

悦彩票网

編輯: 來源: 日期: 2020-09-10 字體:
  2020年9月8日,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工國際中國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國中元”)顾问首席总建筑师黄锡璆在会上荣获“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前,習近平總書記會見黃錫璆(前排右一)等受表彰代表

 

  當日下午,國務院國資委黨委召開學習貫徹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精神座談會,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郝鵬出席並講話。國機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吳永傑,集團受表彰的先進個人,先進集體代表參加活動,黃錫璆作爲中央企業受表彰的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代表在活動中發言,分享了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的心得體會。 

  作爲國機精神楷模,黃錫璆幾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祖國醫療建築事業,讓我們再次從他的事迹感悟抗疫精神的偉力,並把這種精神的偉力轉化爲攻堅克難的澎湃動能! 

  已經79歲高齡的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黃錫璆博士還有一個“特殊身份”——小湯山非典醫院總設計師。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黃錫璆第一時間寫下了請戰書,帶領團隊迅速整理好小湯山非典醫院的全部圖紙,“火速”發給武漢的設計團隊,爲醫院快速建設贏得了寶貴時間,用實際行動踐行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 

  “一切設計都要從病人和醫生的角度考慮” 

  “按照傳染病醫院最嚴格的規範設計,堅持衛生隔離、醫患分區,一切設計都要從病人和醫生的角度來考慮。”這是2003年非典暴發時,作爲小湯山非典醫院總設計師的黃錫璆定下的“設計規矩”。  

  黃錫璆(前排左)和設計團隊成員及施工方在討論小湯山醫院建設方案 

  彼时,面对毫无经验可借鉴的重重难题,眼疾初愈的黄锡璆带领中國中元设计团队临危受命,连夜投身设计一线,边设计边施工。从特殊患者就医流程,到医务人员诊疗流程;大到各类检测设施、手术室规划与布局,小到医院马桶的选择,他都严格设计、仔细把关,经过7天7夜的不懈努力,一座高标准的非典专科医院拔地而起。在之后的51天里,这座在紧急情况下采用标准化、模式化,快速拼装、快速建成的传染病医院,共收治了680名患者,病死率不到1.2%,1383名医护人员零感染,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用事实证明,“集中收治”能有效阻断疾病疫情的蔓延。 

  時隔17年,爲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支持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黃錫璆又一次拿出了當年建設小湯山非典醫院的圖紙。 

  2020年1月23日,中國中元接到武汉市城乡建设局的紧急求助函,请求对武汉市应急医疗设施的建设提供帮助。没有丝毫犹豫,已是79岁高龄的黄锡璆说:“我知道应急传染病院的样子,我来提供图纸。” 

  在接到求助函後的78分鍾內,黃錫璆帶領團隊修訂完善了小湯山非典醫院設計圖紙和施工圖紙,並詳細標注了一些注意事項,火速交給了中信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圖紙發出去之後,黃錫璆並不放心,想著小湯山醫院建設時總有一些不盡完善之處,于是回家後連夜手寫了修改意見,第二天一早再次交給了火神山醫院設計團隊。 

  “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比較特殊,我建議要將病區與病區之間的間距再拉大些,室內要增加通風量,防止醫務人員感染;武漢和北京的氣候條件也不一樣,患者通道在外廊,最好加個遮雨棚。同時,院內垃圾要堅持定點焚燒的原則,集中收集消毒後,送到武漢專門處理醫療廢棄物的焚燒廠處理。總之,要最大限度防止院內交叉感染,全力保障醫務人員的安全。”黃錫璆說。 

   

  拿到图纸后,火神山医院迅速开始集结建设。而此时远在北京的黄锡璆和中國中元设计团队也一直坚守在岗位,时刻关注着前方的施工进展,“24小时待命”,只为及时研究、讨论、解答前线传来的各种设计问题,为建设一线提供技术支持。 

  不僅如此,他更是向黨組織提交了抗擊疫情請戰書,主動請纓前往抗疫一線。 

  

  “1月22日,我就寫好了請戰書,23日一早交給了領導。看到醫務工作者沖鋒陷陣,面對面與病毒作鬥爭,甚至不惜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他們對病人的關愛,對生命的尊重令我對他們充滿敬意。我想,我們作爲後方支援力量,應該主動申請去前線,盡自己所能爲醫務工作者創造更好的工作條件。”談及提交請戰書的初心,黃錫璆如是說。 

  2020年1月27日,火神山医院设计单位中信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给中國中元发来感谢信,感谢黄锡璆为医院设计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发挥的重要作用,完美诠释了郢匠挥斤的大师风范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其實,對黃錫璆而言,無償捐贈圖紙,寫下請戰書都不是第一次。在汶川地震時,他也曾向黨組織申請去救災一線。黃錫璆表示:“在大災大疫面前,要有民族團結精神,面對兄弟單位的請求,我們要無私提供幫助,這也是我們作爲中央企業應有的使命擔當和爲民情懷。” 

  

  鉴于新冠肺炎对我国应急医疗设施提出的更高要求,黄锡璆急国家之所急,春节期间率领技术专家组夜以继日地工作,并于2月3日及时公开发布了《中國中元传染病收治应急医疗设施改造及新建技术导则》《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染病应急医疗设施设计标准》等一系列设计指导性技术文件,为全国各地应急医疗设施快速建设提供了技术路线和技术规定,确保了应急医疗设施工程建设质量,再次把医疗建筑设计师的“初心和使命”书写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我是新中國发展的亲历者、参与者和受益者,更要贡献一份力量” 

  熟悉黄锡璆的人都知道,“图纸、放大镜、书”是他随身携带的三件宝。作为我国医院建筑规划和设计的领军人物,黄锡璆参加工作45年来,参与设计、指导了200多所医院,一张张泛黄的手绘设计图纸,不仅见证了新中國的发展,也记录下我国医院建筑领域的进步。 

   

  1941年,黃錫璆出生在印度尼西亞的一個華僑家庭。“長大後當醫生”和“回到祖國學習本領,參加祖國建設”是他兒時最大的心願。1957年,16歲的黃錫璆毅然決然放棄印尼國籍,經過5天5夜的“海上漂流”回到他日思夜想的祖國。 

  因为在印尼期间接触生物、化学等知识比较少,回国之后,黄锡璆发现自己无法完成当医生的梦想,所以考大学时选择报考医院建筑这个看似“冷门儿”却是国家急需的专业。大学毕业后,他满怀热情地投身国家建设。1984年,黄锡璆考取公派比利时留学资格,主攻医院建筑领域。1987年,他获得中國第一个医疗建筑博士学位后义无反顾地再次选择回到祖国。 

  “其实留在比利时的机会很多。但想到我们出去留学的费用相当于好几个农民几年的收入,国家花这么大代价培养我们,我们理所应当回来为国家做点事。”黄锡璆说,“我是新中國发展的亲历者、参与者和受益者,更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再次歸國“創業”,黃錫璆也曾面對過困境和質疑。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的整體醫療水平與國外相比差距較大,醫療建築的設計理念十分落後。他提交給醫院的設計方案,常因“設計理念過于超前”而得不到用戶的理解和采納。 

  但黃錫璆沒有退縮,不論是小面積醫院的設計項目,還是“老破小”醫院設計改造項目,他都堅持深入一線,親力親爲。同時,不放過任何一次與基層醫生、護士甚至是施工隊交流的機會,他認真求教,仔細研究探討醫院工作流程,並因地制宜地尋找讓國外先進理念與國內醫療建築相結合的機會,逐漸探索出一條適合我國國情的醫療建築設計新路徑。 

  

  2009年,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爲黃錫璆博士樹立銘石 

  这其中,不得不提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这座1992年建设的大型综合性医院,拥有门诊大厅、多通道式影像中心、生物洁净手术部、下沉式广场、自动扶梯、200多个车位的地下停车库等众多“超前设计”,都是中國的“第一家”。时至今日,这些“超前设计”早已成为全国各地新建医院的“标配”。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更是获得“中國最美医院”的称号。 

  “黄博士开创了中國医疗建筑设计领域的基本规范,率先提出医院系统工程的综合优化理念,从空间布局、诊疗流程、医疗环境、环境安全、节能环保、新技术新装备的配置等全方位实现医院的现代化,这些如今成了通行做法,形成了中國现有的医院建筑格局,极大改善了老百姓的看病条件。”中國中元党委书记、董事长丁建说。 

  

  黃錫璆獲梁思成建築獎 

  多年來,在主持國家級綜合醫院設計的同時,黃錫璆也一直關注規模較小、投資受限、標准較低的城鎮基層醫院的建設發展,比如陝西寶雞、湖南甯鄉、河南輝縣等地的醫院,著力推動改善貧困地區基本醫療設施工作,提高我國醫院的整體設計水平。當基層醫院慕名而來尋求幫助時,黃錫璆往往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不管多忙都抽空認真審閱圖紙,提出修改意見。考慮到基層醫院建設資金有限,他甚至勸經營管理人員少收些設計費。他說:“在設計建設基層醫院時,我強調要重視實用性,一定要滿足和保障老百姓基本的看病需求。” 

  近年来,在黄锡璆的影响和带动下,中國中元在改善我国医疗条件方面持续发力,向国内外600多所医院提供咨询、设计等工程建设服务,为持续改善我国医疗环境和服务水平贡献着国机方案、国机智慧和国机力量。 

  “建設祖國需要我們一代代人接續奮鬥” 

  走過春夏,如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生活正逐漸重歸平靜。黃錫璆依舊保持每天早上8點半准時上班的習慣。最近兩個月,他在審閱、修訂近期在建的醫院項目設計圖紙,整理相關資料,推動我國應急醫療設施通過國際標准組織認證。他還在爲9月下旬召開的印度尼西亞建築學會會議准備視頻發言,重點介紹小湯山非典醫院的設計理念和積累的經驗,宣傳我國的抗疫經驗。 

  即便工作繁忙,每日抽出時間讀書依舊是黃錫璆的必修課。“我最近在看《致命流感》《西醫來華十記》兩本書。非典、新冠肺炎這類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不僅是對公共衛生體系的挑戰,也是對醫院建築領域的挑戰,所以我們建築設計師要多學習了解一些病毒的傳播途徑和服務病人的方式。” 

  對于近幾年我國醫院建築領域的發展,黃錫璆表示:“醫院建築設計師就是爲老百姓服務的。近年來,我國的醫療資源、就醫環境有了很大改善,但與老百姓的期待相比,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醫院設計是一個很大的系統,在人流、物流、信息流這三大流程還有很多細節性的東西有待探討,所以我們設計人員、技術人員一定要狠下功夫、共同探討,努力爲病人和醫護人員創造更好的環境。” 

  從春節至今,仍然忙于工作的黃錫璆並不知道自己在微博上“火”了,成爲90後、00後“後浪”崇拜、熱捧的偶像。 

  

  黃錫璆做客央視節目《我的藝術清單》 

  “我確實沒想到自己身爲一線設計人員可以成爲‘網紅’。面對疫情,我想每個設計人員都會選擇這麽做。”黃錫璆笑著表示。“我們國家的快速發展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當代青年機會太多、條件太好。”他勉勵當代青年,“應該把握當下、珍惜機會,在校生要努力學習、不斷夯實學科基礎;走向工作崗位的青年要腳踏實地把每一項工作做好,同時密切關注學科的發展和進步。新時代的青年必將大有作爲,建設祖國需要我們一代代人接續奮鬥!” 

收藏打印